专题

海口府城迈瀛寻踪 苍屹山上仙人峒

来源:海南日报   作者:特约撰稿 蒙乐生   时间:2017-06-05 09:27

迈瀛村西侧湖面中间的紫霞峰,古称“小瀛洲”。岑明道 摄

    编者按

    琼州方志文字里和舆图上经常出现的“苍屹山”,范围在东起今海口市府城南门外的海南省干部疗养院,西至海口火车东站附近的石塔村一带,曾经的山脉绵延、林木阴翳、亭台楼阁景观已然不复存在。

    然而,海口“双创”建设,美舍河生态修复,凤翔公园规划兴建,“河水净化,生态优化,两岸绿化,城市美化”宜居工程的启动,使沉寂已久的苍屹山仙人峒遗址重见天日,再次成为海口这一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的热点话题。

    近日,笔者应邀考察凤翔公园苍屹山仙人峒,有幸亲眼目睹“仙山仙峒”。据《琼山县志》记载,苍屹山在府城南廓,是郡治风景名胜。翻阅《與地志》,苍屹山赫然入目。

海口府城迈瀛村西边的仙人峒入口上方,阴刻“石室仙踪”四字。岑明道 摄

    苍屹山

    宋开宝五年(972年),琼州府治搬迁,择址苍屹山河口河畔,新建琼州府城。

    美舍河是琼州府治的母亲河,它发源于今永兴镇西湖,因湖边有龙婆庙,故上游也叫“龙潭水”;流到城南,由于北侧有琼山县学和琼州府学旧址而被称为“学前水”;再经南桥,从河口村流入南渡江,此段也称“河口河”。当年,水源充沛,河面开阔,是一条黄金水道。

    明代弘治年间,官府凿通南桥至五公祠的水道,于是,美舍河向北汇入海甸溪入海。

    府衙新修,檐牙高啄,街市新开,集市渐成,周边房舍,鳞次栉比,物阜民熙。当时,美舍河岸林木茂密,往来航船可以直达府城南门。

    美舍河绕城而过,流经苍屹山,在府城南廓二里外洗马桥处的水积成湖。湖名就叫苍屹湖,又名莲花湖。湖面宽阔,横无际涯,满湖莲荷,碧叶田田,景色秀美。荷花盛开,摇曳多姿,有的粉嫩,有的淡红,清香四溢,沁人心脾。旭日初升,水气弥漫,湖心岛上,烟雾缭绕,绿树映掩,石峰屹立,紫光四射,人称“紫光峰”,也叫“小瀛州”。

    苍屹山因为景观旖旎,先民便在此觅地立村,安身立命,并命村名为“迈瀛”,既是炫耀居处环境,也是寄托安居愿景,有人还专门为此立了一块“正迈瀛州”石坊。因此,不知有多少达官显宦、诗人骚客到此“迈步瀛州”,感受飘飘欲仙的世外况味。

    相传,仙姬云游至此,俯视清秀山水,惊讶仙气氤氲,便按下云头,点石成峰,指穴为峒,朝来夕往,乐而忘返。有人绘声绘色,仙子“身着荷裳,腰系蕙带,踏波而行,腾空而起,出没湖中,飘然而逝”。说得天花乱坠,连琼州知府张子宏也相信。

    张子宏是江西庐陵人,进士出身,嘉靖年间(1522~1566)以部郎身份出任琼州知府。府志誉他“冲雅清约,杜绝馈遗,政尚宽厚,士民爱戴”。张子宏痴迷城郊山水,酷爱苍屹山青树翠蔓,常与同知赵可旦游览胜地,并改题仙人峒为“紫霞”。尔后,张子宏筑“安仙亭”和“青云亭”并留题,使苍屹山仙人峒成了案牍之余的绝胜景致。

    府尊倡首,僚属俯仰,墨客题颂,骚人吟咏,士子影从,俗众跟风,仙山仙峒,名声大噪。至万历年间(1573~1620),苍屹山仙人峒,盛况空前;至康熙年间(1662~1772),仙山仙峒,神乎其神,达到顶峰。清末民初,逐渐声名日下。

“石室仙踪”落款处、广东副总兵“温陵邓钟”的文字依然可辨。岑明道 摄

    仙人峒

    凤翔公园新建,工地热火朝天。新规划新格局,新公园新气象。虽然旧时苍屹山已被新崛起的摩天大楼四面环抱,但苍屹湖还在,湖面仍然碧波荡漾,紫光峰仍然绿树森森。仙人峒仍在,只是杂木荒草,堵塞石门,峒口阴森,苔藓密布,已看不到半丁点仙气。

    然而,早在万历年间,广东副总兵邓钟对此洞天福地格外痴迷。为此,他在仙人峒的前方兴建嬴惠庵,内安观音菩萨,供尼姑念经祭拜。其时,方圆十里,善男信女,祈祷还愿者不绝于途。同时,广东副宪兵备督学蔡梦说锦上添花,也在嬴惠庵左边建会心亭。

    也是此时,琼州知府倪涷不甘人后,在嬴惠庵右边兴建流芳亭。至此,有庵一间,黄墙绿瓦,烟火缭绕;有亭两座,飞檐翘角,气势壮观。有如此雅致的人文建筑,坐落在仙人峒左右,点缀于万顷荷塘、十里荷花之间,置身其中,凡夫俗子也不觉染了仙气。

    相传,明代进士、海南名贤郑廷鹄曾游览苍屹山,徘徊仙人峒,他的《石湖遗稿》录有两首诗。其一是《苍屹山》诗:“玉龙出盘谷,翘首对新城。水带环桥绿,风铃角石鸣。回翔本无意,屈曲尚多情。鸟迹留山谶,谁人识姓名。”其二是《仙人峒》诗:“仙人乘鹤去,空峒独岿然。法草山山绿,题痕日日鲜。两岩门未掩,七里事何玄。欲问希夷子,枫林隔紫烟。”

    山水灵性,使人心怀愉悦,神清气爽。清朝初年,僧人别山仰慕苍屹山清幽,仙人峒神奇,远道而来,募捐化缘,构筑香严庵于山南水北,恰好与嬴惠庵前后相向,给山水平添了几许仙气。

    有道是,“天下名山僧占多”。康熙十四年(1675年),来自韶关曹溪的南华寺僧人本资步别山后尘,专程来香严庵住持。听说,本资道行高妙,德行高洁,拿云握雾,出神入化。于是,一传十,十传百,信众如云,烧香拜佛者络绎不绝,给苍屹山蒙上一层神秘色彩。为此,巡道范养民与琼山知县茹铉便集资扩建香严庵。官府推波助澜,使香严庵香火鼎盛。

    史载,香严庵扩建完工,庙宇新修,殿堂焕彩,佛身新塑,金碧辉煌。吉日开光,法师云集,观者如堵。康熙三十二年(1693年)秋,总兵唐先尧虔诚恭谨,集资重修前殿。康熙四十四年(1705年),乐会知县跋涉数百里,入庵求签,募捐修建庵堂左右檐廊。

    石室仙踪

    仙山仙峒,遗留石室,遗存仙踪。岁月流逝,仙踪湮灭,故事留传。

    民国《琼山县志》记载:“峒口有石炉,内有石版,题曰‘远七里,近七里,不远不近在七里’”。这就是郑廷鹄《仙人峒》诗所谓“七里事何玄”。明人发现峒内题字,坦认“其事玄乎”。石炉、石版早已不知去向,闻谶语想求破解,毋乃痴人说梦。

    这是历史人文遗存,解与不解,已不重要。县志还记载:“峒口有‘仙踪’二字,郡丞宗公勒。峒今已塞,庵与亭亦并圮。”题写“仙踪”的“宗公”姓甚名谁,遍查无果。《琼山县志》成书于1915年,距今100余年,当年尚且不详,今人又能奈何?

    当日考察,请当地老人讲解,说“紫霞峒”不是“仙人峒”,而是在距离略远之处。其实,老人并不了解仙人峒历史,不了解已经坍塌的嬴惠庵、香严庵及安仙亭、青云亭等历史建筑,更不了解仙人峒的左边还有“古馨”“龙津”“石林”三个峒。

    世俗喜好寻访仙踪。清人李百川著有《绿野仙踪》,借明代落第士子之口,说清代世情百态。所谓寻仙访道,不过是追寻精神的恬然闲适与心理的虚融清净。

    明代迈瀛村进士李珊也喜欢清静。他当过行人司行人,出使过占城,任过福建道御史,管过内库,掌过仓场,任上书“富贵不淫,威武不屈”于座右。他一身正气,铁面无私,敢作敢为,深受百姓喜爱,甚得两京文武百官的敬畏,南京官民尊之为“活阎罗”,学士张东海曾赋诗两首相赠。其一:

    阎罗声望重南都,千里清风酷暑无。到处苍生迎马拜,于今不说老龙图。

    其二为:鹤城重见李阎罗,鬼哭山摇百姓歌。此去好须调玉烛,几多阴阱望阳和。

    张学士讴歌“李阎罗”,赞他“望重南都,千里清风”。后来,李珊致仕,筑庐迈瀛,号“绣隐庄”,耕读著述,吟诗作赋,过起了“我处名迹事幽寻,野径穿云深更深”的神仙日子,然而,地方贤达联袂探访,又使苍屹山“绣隐庄”车马喧嚣。

相关文章:

栏目名称

【管理员提示】

·在发布信息时,请您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、法规,并尊重网上道德;

·因您的言论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由您个人承担;

·管理人员有权根据栏目需要对留言内容进行删改。

24小时客服热线

400 8899 129

  • 关注海南天涯客
  • 关注微游海南